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妻别逃 > 莫伊番外
    那个女孩,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阿梨,这个和你长着相同的面貌的女孩,竟然是我的女儿,我是不是也可以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阿梨,那时候的我,跟在你身后从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变成可以为你独当一面的男人,那时候的我,还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叫你的名字,那时候的我,只能叫你“阿梨姑姑”。
    对啊,阿梨姑姑,我叫你阿梨姑姑,虽然,你跟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虽然,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年纪,可是,整个青丘山的都叫你姑姑,所以,我也只能叫你姑姑。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和别人一样,我是你的小跟班啊,我自然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要想一个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称呼,所以,我固执的叫你“阿梨姑姑”。
    “阿梨姑姑,阿梨姑姑,你不嫌累得慌吗,平白多了两个字?”
    就你最懒了,每天最爱的就是半躺在床上,看那些风花雪月的话本传奇,一看就是一天。
    我才不会嫌累得慌,只要能把我和别人分开,别说平白多出了两个字了,就算多出两百个字也无所谓啊。
    别人都说你脾气乖张,喜怒无常,恣意妄为,目中无人,所有人都怕你,其实,只有我知道,你只是不知道如何和别人相处,真实的你,潇洒爽利,快意恩仇,真真的女中豪杰。
    也不怪你会被别人误会成那样,从小你肩负的使命就是守护青丘的宝藏,你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接受着魔鬼般的训练,让你冷情冷血,让你没有任何的交际能力。
    或许,这就是一个合格的宝藏守护者应该有的基本素质吧,那宝藏,是整个青丘的象征,是整个青丘的命脉所在,守护者必须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来守护它,所以,你必须绝情,你必须狠,为的是保护自己,更为的是,好好的保护着宝藏。
    阿梨,自从你走了,这青丘山碧水洞中的宝藏,就再没有人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你还没来得及训练下一任的守护者,竟然就那样的消失了。
    我至今仍不相信,那样鲜活,那样强大的你,竟然真的消失不见了,这九万年,竟然一直都不得见。
    阿梨,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的你还没有真正的接任宝藏守护者的身份,而我,还是一个刚刚化为人形的小男孩。
    父母亲在我化为人形后就不再管自己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不知掉他们是不是还活着,甚至,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可是,我却永远没办法忘记你。
    那时正是人间四月天,人间四月芳菲尽,可青丘山上的梨花却正开的肆意,你就踏着一地的梨花落而来。娉娉婷婷,婀娜生姿。
    你就穿着淡粉色的裙子,那样简单,却好像就是因为那份简单,才更将你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粉白色的丝带,轻轻绑住一缕头发,除此之外,全身上下,竟在无一点的其他装饰。
    “小鬼,你怎么在这里哭啊。”
    这是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与戏谑,歪着嘴角,全是轻蔑的笑。
    那时的我,还没有觅食的本领,好久都没有吃饭了,饿的前心贴后背,在心里已经第一百八十遍的责怪我的父母太过狠心,竟然就这样把自己丢下了。
    可是,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好想什么都忘记了,不计较你的轻蔑与戏谑,我只看到你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那时自己只有一百多岁,真的只是一个孝子,可是,我却觉得,看着你,我有了一种作为男人才会有的冲动。
    “你是男孩子吧。”你捏了捏我的发髻,那是代表男孩子的发髻,“男孩子,就别哭,没出息。”
    你说话一向是这样,直来直往,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声音也从来是不可一世的盛气凌人和倨傲,可是却总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力量,让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在你的脚下。
    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不是因为你天地之间无人匹敌的修为,就是因为你身上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一个女孩子,身上竟然会有那种让人不敢直视的王者之风。
    所以说,你成为青丘宝藏的守护者,都是天注定的。
    “我没哭。”
    虽然只是孝子,虽然脑子里迷迷糊糊,全是你带来的震惊,可是也知道你说的话不是在夸奖我,更因为是孝子,所以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敢,竟然敢和你梗着脖子对峙。
    后来长大了之后才发觉,那天的自己真是凶险,一点也不知道就因为那一句话我很可能就没了性命。
    对,你一向心狠手辣,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违逆你,你的洞府墙壁上挂的唯一的装饰物就是一副字,你自己写的,明明是女子,字写的却男人般的苍劲有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你杀人就好像吃饭睡觉一样的自然而然,你杀人的手段,也从来最直接最快速,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作为神仙的恻隐之心。
    呵呵,要是不特别说明,大概没人会相信你竟然是个神仙吧。
    你大概是这四海八荒最没有神仙味的神仙了,你那让人闻风丧胆的杀人手段简直让世人都以为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女魔头。
    可是那天你没有杀我,大概是因为你那时也还没有“魔头”到那种麻木的地步。
    至今不知道,你被选为做青丘宝藏的守护者,是好事还是坏事。
    青丘宝藏的守护者,是比青丘帝君还要尊贵的一个身份,青丘山上的大小神仙无不顶礼膜拜,可是,也是这样的身份,扼杀了你原本应该有的小女儿的天真和浪漫。
    呵呵,其实,我也不知道就算你没被选为青丘宝藏守护者,你是不是就真的会有那小女儿的天真和浪漫。
    一切都没法重来一遍。
    “没哭就把鼻涕擦干净,脏死了。”
    你再次投来的嫌弃的目光让我终于回过神来,胡乱的擦掉了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没打直视你的眼睛。
    都是一样的狐狸眼,狭长妩媚,可是,你的却是那样的犀利,不,也不全然是犀利,是慵懒中带着杀气,让人初时得见痴迷沉醉,再次得见是,就不由得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