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店小二也有春天 > 第119章 情不自禁,彼此坦诚
    符幽幽哭累了,竟然就贴在陆旸璿的怀里睡着了。.陆旸璿将她抱回破庙里,将符幽幽包裹里的披风垫在地上,然后轻轻地把符幽幽放了上去。
    午后昏暗的光微微的照在符幽幽疲倦的睡容上,许是因为晒了太阳,她的脸蛋微红,嘴唇也红艳艳的,那迷人的胸部有规律的上下起/伏着,仿佛诱/惑着人碰触一样。
    在陆旸璿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他的手已经轻轻抚摸着那份柔/软了。
    当他的手一碰上她的酥/胸,感受着那只属于女人的浑/圆,便再也舍不得移开。
    那是他第一次摸过之后,就一直难以忘记的,那种感觉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符幽幽身上传来迷人的馨香,令他心猿意马。
    陆旸璿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用触觉体会着她迷人的身体曲线,总想明白她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牵动他的心,却总也想不明白。
    他倾身靠向符幽幽,火热的唇霸在她细嫩的小嘴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令他舍不得离开,舌尖也顺着她的唇形滑过。
    睡梦中的符幽幽轻哼一声,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令他赶紧移开些,怕她会醒过来。
    他倒不是怕她真的醒来会尴尬,而是真心不想影响她休息。看她睡得如此沉如此香甜,应该是好久都没有这样安心无忧的睡过一觉了。
    可是和符幽幽分开这么久,他是真的想她了,想她的一切,想她带给他欲仙欲死的快/感。
    看着符幽幽被吻得泛红的樱桃小口,陆旸璿终究按耐不住心中的yuwang,便就又想再次偷香。
    哪知才刚低下头,还没有吻到,符幽幽忽然睁开眼。“小二,你做什么?”
    陆旸璿俊美的脸上微微泛着一丝笑意,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你大白天睡觉,也能睡的这么死。”
    “那还不是怪你!”符幽幽醒来之后觉得自己嘴唇有种怪怪的感觉,突然明白是被小二偷亲了,而刚才他也是想再一次偷亲自己的。
    而且更那啥的是,小二的手,此时此刻竟然还停在她胸前的美好上面。“拿开你的狗爪子!”
    陆旸璿索性重重的捏了一把,才收回自己的手。“早都被我看光光了,还害羞什么。”
    “你以为我是你啊!脸皮比城墙都厚,千针万箭都穿不破!”符幽幽坐了起来,一看身下是蝶衣的披风,那叫一个心疼。“你竟然把披风放在这么脏的地上?”
    那么洁白的披风,纤尘不染,她都舍不得用的,他竟然直接给放在地上了。
    “心疼什么?又不是我送你的。”陆旸璿不以为意,扯着那披风看了看,一脸吃味的模样,“哪个给送的?你也敢收?”
    这一看就是男人的东西,符幽幽竟敢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来往。一想到此,陆旸璿心里就难受,恨不得立马将符幽幽揉碎了吃进嘴里,让别人再也惦记不着。
    符幽幽有点儿生气,推了陆旸璿一把,陆旸璿顺势一拉,将她拉进他的怀里。
    符幽幽抬头,刚好对上陆旸璿眼神中那如燃烧着的狂热的火焰。她看得懂,那是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你干嘛!这是在外面!”符幽幽竟然羞红了脸,连忙找着借口。
    “有什么关系,在这里可以顺便欣赏风景,多么诗情画意。”在陆旸璿看来,符幽幽的借口,简直就是欲拒还迎。
    他立刻将她按倒在披风上,符幽幽轻哼一声,却也不敢乱动。
    陆旸璿的身子就这样毫不害羞的贴在符幽幽的身上,火热又独特的男性气息传入了她
    的鼻中,令她很难抗拒得了他的男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