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子 - 28.粗口肉/幻想/骚狗自慰玩具插屁眼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GB女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写在前面:排雷都写在标题了

      再看到雷点就麻烦点个叉叉吧。别来留言骂,相信大家都是小天使。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只要让梦主沉沦进欲望,梦魔要夺得主导权便简单许多,何况是专业佣兵对上普通人。

      他几乎要忘了行使权能的滋味。里卡多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仿佛在怀疑使用力量的并非自己。明明入侵敌人的梦才是不久前的事,却好像隔了很久,久到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陌生。

      里卡多感到有些荒谬。他摇头晃脑,手心收起又打开,试图驱散莫名的违和感。他可是梦魔啊!在梦里理应如鱼得水。

      但他在梦里,从来不如得水的鱼一般安宁自由。对梦来说,梦魔永远是外来者,永远不可能被接受。一但被梦主发现,要不是他控制对方,就是对方打败他,没有第叁种可能

      除非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俐落的短发被他抓成乱糟糟的样子。里卡多顿了顿,突然想到易思容曾对他的头发发表过看法。

      「蓬松柔软,手感极佳,更重要的是长短刚刚好。不会长到怪里怪气,也不会短到难以抓取。真棒!」

      他虽然对易思容的说法感到奇怪,不过他听出来了对方在夸他,他欣然接受,并且好奇地问了句:「还好啦。话说回来,抓抓什么抓?」

      对方凑到他耳朵边,炽热的气息钻进耳洞,梦魔立刻联想到一些下流的画面。没办法,谁叫易思容的语气那么暧昧,带着令人心悸的热度——

      「我好抓着你的头发,把你按到我下面给我口。」

      ——说着不知羞耻的骚话。

      里卡多几乎是立刻起了反应。他那时是怎么样来着?似乎大骂不要脸,一面飞得更高。他想,如果是现在,他或许会几番思考,然后志得意满地提出「如果你高潮就算我赢了!」

      「噗,好啊,」女孩子笑了,一手轻抚梦魔的脑袋,暖洋洋地,「如果五分钟内给我口出来,要我给你口也不是不行。」

      五分钟的话,老实说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里卡多回过神,对着自己脑中的幻想唾弃了一番,叹了口气后,认命地握住自己硬起的小兄弟。

      自慰真是毫无生产力的一件事。梦魔瞄了眼旁边的棉花糖堆,下面埋着这个梦境的主人。看起来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从她身上榨取精力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只需拉出她,变成她喜欢的模样然后来几发就行。

      他终于能插到女人了,能重振雄风了,并且还能饱餐一顿,梦魔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他这么做。

      但他不想,可说是一点兴致也没有。

      这可真是个好理由。里卡多轻喘着气,手在阴茎上来回撸动。他坐在棉花糖上,双腿微开,身体轻颤,细长的尾巴因不知该攀爬何物而在半空一晃一晃。

      他不想想易思容的,可他的脑袋似乎由不得自己。

      「小骚货怎么自己玩起来啦?看看你,啧啧,这样不行呀,这样要怎么诱惑大肉棒来操你呢?」

      女孩子在他耳旁低语,兴奋地对他指指点点。

      「来,把腿张开。」

      里卡多双眼逐渐迷蒙,红唇吐着湿气,手上的速度快了些。大脑被熟悉的快感侵占,难以思考,只能照着脑中的声音行动。因为他知道会很舒服,知道对方对他并无恶意,甚至是包容的。

      长腿向外敞开,硬起的性器暴露无遗。他胸膛起伏,明知无人看见却仍然感到稳密的兴奋。

      「多骚呀,只是前面已经没办法满足了吧,毕竟你已经是一条只能用小穴高潮的母狗了。」

      才不是呢!梦魔下意识地反驳,可刺激确实不太够。为了证明他不靠后穴也能高潮,他撩起衣物,玩起了肿胀的奶头。原本微肿的部位,被梦魔玩得彻底硬起,像两粒小豆子似的。

      “啊、嗯”

      「可是你看看,骚穴渴得都流水了,发情了,多可怜!」

      后穴欲求不满地收缩着,尝过了甜头后,显然不满意内里空虚。它收缩得越来越快,像是回应易思容般,又像高兴于易思容注意到般,淫水流得浸湿了棉花糖,颜色也变得鲜艳润泽,显然是彻底发情了。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小穴想要了,想要被什么插进去、捅一捅,填满令人疯狂的搔痒。也只有主人自己还在负嵎顽抗,试图用乳头和阴茎来阻止小穴的贪婪。

      「啊啊!好可爱!我说里卡多,你别诱惑男人了,诱惑我吧!」

      你有什么毛病!里卡多呻吟着反驳。好吧,也不是不行。一面又如此想到。他觉得他快疯了,为身下的快感而疯;为女孩子的表白而疯。

      「你把自己准备得多好。」易思容的手仿佛在抚摸他的头,「奶子又肿又大,一定可以出很多奶。」

      里卡多已经不止于抠弄乳头,他开始大力揉捏自己的胸部。肌肉微微起伏,不像壮汉般的坚硬厚实,却也是无法一手掌握的饱满精悍,弹性十足。

      他逐渐忘了压抑声音,哼哼卿卿着玩弄自己。

      「可惜你的小东西用不到了。」

      女孩子如此说道。露骨的视线灼烧着梦魔全身,阴茎很诚实地弹跳几下,像是在抗议女性的轻视,可它除了流水之外也别无他法,确实是无用武之地。

      「我果然最喜欢后面的小穴。它最诚实,骚水流了一地,迫不及待想被插呢。」

      里卡多下意识地摸到自己屁眼,居然真摸到满手的水,甚至比肉棒流得更多。只是轻轻一碰就敏感地收缩,霎那的快感麻痹大脑,令梦魔下意识惊叫出声。

      他本来只是想摸摸看的,却忍不住又摸一下、再摸一下。怎么会如此舒服?只是在屁眼周围都已经酥麻,那里面又是个什么滋味?

      身体反应良好,迅速回忆起被插入时的激烈。里卡多混身颤了一下,中指违背他意愿地滑了进去。

      “嗯啊??!”

      「没错,叫出来。」那声音还在耳边回荡,「记得我教过你的吗?这是你的骚屁眼,骚屁眼想吃鸡巴了。」

      被欲望淹没的大脑无法思考,只能下意识地喃喃道:“骚屁眼、嗯??想吃鸡巴??”

      里卡多垂着眼,眼匡泛红,中指开始在屁眼里进进出出。深处在骚动、发痒,手指是怎么吃也吃不够,于是手指从一根变作两根、两根加到叁根。

      一开始还在舒服地抽插,渐渐地节奏乱掉了。男人喘着粗气,在屁眼里胡乱搅动,淫水溅满下身,可他就是找不到那能令他爽到升天的点。

      「在找骚点吗?自己很难找到的吧?」女孩子的声音总是在最刚好的时机出现,「求我,我帮你。我帮你插插你的骚屁眼。」

      他饥渴得不得了,想要得不得了,无法发泄只能无止尽累积的快感几乎令他发狂。他已经冷落了阴茎及奶头,但显然没啥作用,如果不停下玩弄屁穴的手的话,这样可怕的快感只会继续累积,吊在临界点,无法宣泄。

      “想要??想要??”

      「嗯?想要什么?不好好说出来我是不会知道的哦,诚实面对自己吧里卡多,我说过,诚实是美德。」

      梦魔几乎叫出了可怜劲,“我、我、想要大鸡巴插进骚屁眼??我找不到骚点,想要被插骚点、嗯、啊??想要高潮嗯??”

      「明明长着鸡巴却在求别人操,你已经彻底变成淫荡的骚狗狗了??我喜欢的骚狗狗。」

      “嗯!啊!骚狗、骚狗、嗯嗯??想被鸡巴插、啊!”

      他边喘边叫,希望能获得易思容的关注,希望对方能知道他有多想高潮。梦魔眯起眼睛,盈着水气的眼朦朦胧胧地望着虚空,手上不知何时握着一根假阳具。仔细一看,女孩子似乎有用这根上过他。

      「自己来吧。」易思容的声音有些低哑,含着暧昧的情欲,「插得好了,我再考虑操你。」

      “嗯??”

      后穴淫水泛滥,艳红的肛门沾满水光,颤颤地一缩一张,叁根手指进出顺畅,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男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手上的假阳具抵在自己的肛门口,龟头顶进去了一点便立刻被吸住。感觉到异物入侵,梦魔这时反倒找回了一些理智,他有些犹豫,迟迟没有完全插入,却也很诚实地不想拔出。

      「你还在坚持什么?你还在反抗什么?」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只是??他是男人啊!再怎么说都是雄性啊!

      「现在才在说这个?」

      就好像有什么覆上他的手一般,帮助他缓慢地把假物往穴内推进。

      「你忘了吗?你已经不是雄性了,是被操屁眼才能高潮的雌性。」

      “唔??”

      是啊,他已经回不去了。骚点被顶撞的感觉爽到升天,又酥又麻,绵延不绝。只要尝过极致的高潮,其他便索然无味。

      那声音又说:「只属于我的雌性。尽管你想要吃更多鸡巴,但我可不会让别的鸡巴操你。」

      “??!”

      假阳具又往里推进了一些。像是欢喜于终于被重视,也无所谓只是区区假物,媚肉不知廉耻地纠缠上去,甚至往里吸吮,企图把来客拖向更深处。

      「有什么不好的呢?你可以只当我的小婊子,我会疼爱你。诚实面对自己吧,你喜欢这些,不是吗?」

      那种感觉爽过了头,梦魔早已压不住声音,嗯嗯啊啊的淫声及水声成为了梦里的主旋律。阳具终于被完全推到底,突起的龟头擦过前列腺,梦魔就像过电般拱起胸背,爽得眼睛都要翻了过去。

      是的,他喜欢这些,他忘不了这酸爽的滋味,忘不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也忘不了从未体会过的一切。

      “啊、啊??骚屁眼好舒服??”

      「来吧,来吧,当我可爱的小婊子。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梦魔张开口,单音字节在嘴里翻滚,几乎脱口而出。

      而就在发音的刹那,梦魔原先迷蒙的眼神倏地一凛,张开的口顺势咬住自己的手掌,力道之大甚至渗出了血,像是要将手掌咬断般凶狠。

      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早已不是什么棉花糖堆,而是如万花筒般变换无常的空间,分不清天南地北、上下左右,他就浮在空间之中。

      里卡多仍在喘气,红了眼眶。他深吸几口气,随后一个简单的挥手,一切又变得如最开始般。他衣着整齐,相貌堂堂,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玩弄自己的屁眼想要高潮的骚样。

      唯有并未完全从欲望中抽离的炽热黏着的眼神,还能窥见方才的些许春景。

      万花筒般的景色逐渐淡化、退去,他又回到了他人的梦境之中。

      他有些遗憾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是梦魔的梦,是美梦,而梦魔不该有梦。他们因知道自己是谁而能在梦境中确立自身,一旦连梦魔都分不清梦与现实时,让自己在精神世界得以成立的自我将会崩溃,存在也会被模糊。几乎所有精神种族都有类似的毛病,他们的本质即是虚幻而不真实的。

      只要陷入其中,就绝无再出来的可能。

      可恶,易思容那个坏女人,连分开了都在找他麻烦!连自慰都不让人好好自慰!里卡多不高兴地砸嘴。可同时,也是最后一句话让他意识到那是虚幻的,是不可触碰的。他觉得,易思容百分之百希望自己成为她的小婊子,但绝不可能轻易说出「给他想要的一切」。

      梦魔郁闷地揉了把脸,想到这儿又下意识夹紧了屁股。他可还没高潮啊,把人吊在高处是啥意思?都不用负责吗?

      算了,等哪天、哪天真的见到??

      反正里卡多是再也不敢自慰了。

      ====

      作者的话: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