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子 - 25.他喜爱的眼睛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GB女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排雷:女主骂脏话预警

    ==

    隔天,姬小姐以稿件有问题为由,直接找上了门。易思容紧张地嚥了口口水。这种紧要关头,那隻粉红色的雄性生物到底死去哪儿啦?怎么能独留自己一介弱女子来面对穷凶恶极的现实呢?

    心里瞎逼逼,易思容还是得硬着头皮面对抿起嘴唇的姬小姐。

    这副平静中略带难过、不解、受伤的表情,比起直接表现出情绪,还要来得更加令人心怀愧疚。

    愧疚到易思容把珍藏的半月牌黑糖豆沙包拿出来当招待用点心。

    ??虽然本来就有给姬小姐的打算啦。姬小姐的爱好还是相当分明的,这一牌的黑糖豆沙包就是其一。姬小姐曾给其评语:他们是用心在做的。

    不知道是不是双关语,总之他们家的东西确实好吃。

    外人很少见过姬小姐吃东西,这点心是少数姬小姐会入口的东西。

    优雅的女性今天并未带任何跟班出门。她拿起一颗小巧的豆沙包,啟唇轻咬,霎时口齿间尽是甜而不腻的豆沙馅香。

    然后她语带忧愁地说:“还是如此美味。”

    ??那语调中的伤感绝对不是因为豆沙包。

    果然,下一刻,姬小姐便正色道:“你在躲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必须解决。”

    怀疑对方跟人家的死亡有关的这件事,易思容还是相当尴尬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首先,入侵别人的梦境到底算不算犯法啊?不对,重点是,如果真的与姬小姐有关,她会不会下一秒就从世界上蒸发?

    易思容还在紧张得胡思乱想,姬小姐已经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易思容那方桌面上。

    她说这是警方的调查纪录,叫易思容儘管看,看出什么感想再告诉她。

    易思容眼皮一跳。她感觉姬小姐似乎猜中了自己在闹什么彆扭。易思容时常抱持着得过且过的消极心态,姬小姐可说是与她完全相反,她是那种一出问题——甚至在问题出现前就将其解决掉的类型。

    太??太积极啦。易思容揉了揉额角,最后还是拿起了那份资料。

    资料不少,但大多都是照片与示意图。易思容作为编辑,对于文字阅读能力还是相当优秀的,她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调查过程与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并无太大的不同,只是多了很多细节。

    直到最后一章节,完全没见过的奇怪图腾佔满一整页,以及紧接其后的犯案推测。

    姬小姐说:“白思思有被精神诱导的迹象,精神印记无法辨识,对方很有可能是这方面的行家。”

    这就复杂了,易思容不太了解跟精神世界有关的东西,说到底她就不是理工科的。看来晚一点得去问问里卡多了。

    姬小姐大概也注意到易思容一头雾水的样子,她指着易思容手上拿的图片,简单解释一下:“这是精神印记的具象化。精神、意识是一个小世界,想要侵入就必定留有痕迹,只是藏得好不好罢了。现实中可以淹灭证据,意识海则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毕竟是复杂的人脑,深层意识会印下一切。”

    而警方在解析白思思的精神世界时,发现了入侵的痕迹。他们找出对方留下的精神印记并列印出来,但却无法辨识入侵者的身份。对方显然已经把必要资讯抹掉,只留下可有可无的足迹。

    但他们好歹知道了,白思思并非自杀,而是经过某人的精神诱导。

    易思容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她平时本来就不怎么看推理小说。她觉得自己是那种、遇到案件绝对直接报警,而非自己傻傻追下去的那种人。她自认也就普通程度的智商,要她推理什么的也太强人所难。

    她小心翼翼地确认道:“我整理一下。人的精神意识能够被解析,而我手上拿的这张图,是在白思思死后的精神世界里找到的入侵痕迹。所以警方推断白思思是被某人控制自杀的?”

    “基本上,是的。”

    “为什么如此肯定?”易思容问,“里卡多??我看梦魔们都在别人梦里来去自如?我记得梦境也是精神世界吧?人家有没有可能只是路过?”

    “梦境确实是精神世界的入口,甚至是一部分。但路过跟干涉还是有相当差别的。只要不干涉精神主体——也就是梦主——那么就不会留下足以解析的精神印记。可这人,或许在梦里与白思思促膝长谈,也或许直接催眠,总之他干涉了精神,所以留下了印记。”

    哦,有点懂了。一点点。易思容低下头看着手上的纸张,上面的花纹诡异糜烂,像在冒着诡谲的红光。易思容想,就是这东西害得同事自杀,也让她被前男友骚扰,以为下手的就是身为前女友的自己。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易思容的视线不自觉地开始描绘那混乱又和谐的线条,一笔一画,这里拉直那里弯曲,沿着线往下走,沿着光往内捲,似乎最终能集中到一个点。

    在泛着光,歪曲,蠕动,不祥。

    好像有人在喊她。那似乎是姬小姐的声音,有些惊讶、有些急切,但那声音相当遥远,远到不用在意也无所谓。

    易思容看了许久,终于从资料里抬头,却发现自己站在某处,四周被黑暗浸没。

    她感到呼吸困难,两眼昏花。那黑暗太浓郁,浓得像??不对,那不是黑暗,是红到发黑的血迹。流动,浓稠,流淌过易思容脚下。像融化般、像生命般。

    噁心。

    误入禁地的女孩子猛地弯腰,摀住口鼻,表情痛苦。她感觉呼吸正在被剥夺,思维正在被侵蚀,眼前一片模糊,除了混乱,什么也看不到。

    那混乱几乎压得她跪下,但易思容怎么肯?从来都是她叫别人跪下,谁、又凭什么命令她?

    不甘心,不舒服,不高兴。

    凭着一股莫名的怒气,易思容硬是咬牙挺直了身子。儘管浑身发冷,喘不过气,她仍然抬起胸膛,大骂一声:“去你妈的!”

    她绷紧的双肩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那手温暖极了,有着暧昧的粉色皮肤。她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可爱的傢伙,虽然有时很可恶,但仍然可爱。在她摸他时,皮肤会变做艳丽的深色;在她吻他时,尾巴会卷上她的身躯;在她覆上他时,儘管嘴上不情愿,身体却诚实地与她缠绵不休。

    思绪逐渐变得清晰可见,模糊的视线聚焦,最终聚集在面前帅气中带着可爱的脸庞。梦魔的脸上满是担忧,又有些欣慰,还藏着点温柔。

    里卡多一隻手轻抚易思容恢复清明的脸庞,拇指摩挲那弯起的下眼睑。他想,这确实是一双神采奕奕,令人喜爱的眼睛。

    他说:“你不能来这里,回去吧。”

    霎时,易思容的周身被柔和的光圈包围,黑暗退去,意识逐渐远离。在彻底失去知觉前,易思容也没来得及问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