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子 - 23.要么反抗要么服从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GB女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虽然是姬小姐邀请易思容到莱德设计公司上班,但表面上,他们还是得走个形式。易思容备好资料、递交申请,顺利地来到公司大楼,面见了包含姬小姐在内的叁位面试官。

    这正是她与前男友——许哲——第一次初见。

    许哲是人事部经理,面试上也没刁难。他们的第一面还是挺友善的。

    他们在走廊偶遇。对方邀请易思容吃饭,美其名是了解公司结构,易思容答应了。那时的她还只是刚入行的萌新,原先只是图书编辑的她,一下子被挖角到如此之大的公司,她简直是受宠若惊,面对位阶比她高的许哲,于情于理都拒绝不了。

    她还是客客气气的,许哲倒热情地介绍公司各个部门,并且发下豪语:如果有事尽管找他。

    面对上床对象是一回事。平常面对人群时,易思容比较内向。虽不到腼腆,基本上还是挺被动的。而许哲属于比较能言善道的类型,弥补了聊天中的空缺。

    总体而言,易思容觉得与许哲相处,算得上轻松愉快。一起出去过几次后,对方便提出交往。一切是那么顺理成章,易思容找不到合意的Sub,其实也没太认真找;她也已经单身好一阵子,觉得安定下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她也就答应下了。

    大不了不合适就分手。比照一夜情处里就是了。

    可人生就是由诸多但是所组成。但是周边的朋友都稳定交往中、但是SM这个兴趣仍然十分小众、但是男朋友确实很温柔??

    但是,她陷进去了。

    那便是悲剧的开始。

    她陷进去这段办公室恋情。她想,既然决定好好在一起,那对方应当了解她的全部。于是她便逐步地、一点一滴地暴露本性,她也相信对方会接受这样的她——她可以为了男朋友而压抑性癖,但作为替代,行事上可能会稍微强势一些。毕竟她总得有些发洩。

    说实话,香草恋爱对易思容而言,可说是寡淡无味,反而要装作有感觉还比较累一些。

    这是易思容的想法。

    而这样的想法,变成了许哲口中的高高在上、固执己见、自我中心。

    ??她确实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是这么一个模样。

    当她失控质问与许哲走在一起的白思思时,男人只是把女孩拉到自己身后,并且指着易思容的鼻子冷笑,一一数落她的缺点:

    “每次上床都像打架,你就是不肯低人一头!”

    “思思又温柔又贤淑,遇到她我才知道什么是女人。”

    “明明只是靠关系进来的,也敢对我指手划脚??”

    我以为那是调情的一环、以为你早就对我的性格心里有数,更以为你对我的建议是欣然接受,而非心里抱怨。

    为什么不说呢?

    易思容这样想,但是当时并未问得出口。

    “真好笑,我们认识了两年,居然要到分手时,我才知道他对我的想法。”

    她以为她爱许哲,可如今仔细一想,或许还称不上爱,但确实是喜欢。而那所谓的喜欢,如今也逐渐沉入伤痕之中,成为伤口的一部分,剩下的就只有痛了。

    而那些痛,相信很快也能结为痂,不得不说这几天的神奇遭遇居功厥伟。

    易思容又发起呆来。里卡多在一旁默默地听,原先玩弄耳珠的动作,现在已变成啜吸着人家的耳廓。

    他看不惯女性面露的淡淡忧伤,心里对那人类男性相当不以为然。他知道现在应该安慰人家,可话到嘴边,脱口而出的却是“他说得对啊!”

    易思容猛地惊醒,瞪着一脸懊恼的梦魔。

    里卡多可不会承认原本想讲的不是这句。他想了想,继续顺着说下去:“可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顿了顿,重新把尾巴塞到易思容手中,示意她继续揉,又道:“床上也好、工作也好,你能走到今天是你有本事。弱肉强食本就是生物法则,既然被压制了,要么反抗要么服从,逃避是弱者的行为。”

    易思容好几次想要谈一谈,把话说开;相反地,许哲直接选择了其他人,几次的沟通又多是不了了之。

    ——逃避是弱者的行为。

    易思容觉得这想法有点极端,太过野性,不符合人们相互妥协的和平理念——

    但她被安慰到了。

    有点想哭,于是她用特别色情的手法来回逗弄敏感的尾巴,并在梦魔耳边轻轻吹气。

    她说:“那你是选择服从囉?”

    里卡多本来还对女性的挑逗有所反应,一听这话立刻炸了。

    “没看到我在反抗吗!”

    易思容大笑,“你是不是有点傻?”

    刚才还是自己在安慰对方,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她在骂自己了?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里卡多一头雾水,但也没感觉冒犯,更像是嬉笑打闹。他回骂:“你才傻,你全家傻。”

    “确实有点傻。”易思容点点头,“哎,就这样吧。”

    她吻上梦魔微张的嘴,把本想反驳的梦魔吻得没法思考其他事。男人往女性的躯体贴得更近了,他们吻得难分难舍,热情又甜腻,喉间满是哼哼的舒服声。

    方才摸尾巴的时候,梦魔就已半勃,这亲吻更是勾起身体的全部慾望。里卡多下意识地想摩擦硬起的性器,腰部忍不住前后摇晃,裹夹在裤子里的阴茎时不时蹭到易思容的肚子,复又假装矜持地向后退去。

    “嗯??唔??”

    梦魔的嘴唇被吸得肿胀,那扰人的唇舌往下,一路吻过性感的喉结,梦魔扬起头,让女孩子更好地舔吻。

    “真乖。”

    易思容笑道,她一手握住男性完全勃起的器官,缓慢地上下套弄。

    里卡多被对方充满爱意的举动弄得有些恍惚,下意识地怼回去:“你这个坏女人!”

    看着实际上一脸享受的里卡多,易思容道:“你现在不反抗了吗?”

    梦魔没回话,只是低下头,嘴里随着女性变着玩法的套弄而呻吟。听起来相当克制。

    “再叫大声一点呀,我喜欢你的淫叫。”

    里卡多把脸埋在易思容颈窝,只露出羞红的后颈与耳朵。呻吟声或许变得大了一些,但更吸引人的是,那声音变甜了。

    并非女孩子般的娇柔妩媚,更像纯烈的威士忌里溢满蜂蜜。闻声而微醺。

    易思容喘了口气。她干脆把手伸进裤子里,直接肉贴肉。一手套弄被前液弄得湿滑的性器,一手深入男人的后穴。那穴眼经过几次闯入,显然已经对来访者见怪不怪,反倒热情好客了起来。随着主人长长的低吟,肉壁热情地将手指往里送了些,外来者也不负所望,顺利找到了能令主人家舒服的一点。

    经过几次蜜里调油的嬉戏,里卡多一个抖动,射在了易思容手里。两人均喘息不已,分享着彼此的馀韵与体温。

    最终,里卡多在女孩子耳边,小声地喃喃道:“??我这是消极反抗。”

    易思容仍被男性抱着,看不到对方表情。她轻抚着仍在不时颤抖的梦魔,轻声说道:“哦,尽管试试。”

    “这是战术的一环。”

    “嗯嗯。”

    “??你好敷衍。”

    里卡多抬起头,稍微拉开些距离,瞪着满脸纵容的女性。他想,她让他感觉到的太多了,多到他都有些不正常了。

    管他的呢。里卡多又想。反正爽就完事。

    他循着找到女性嫣红的唇,只是轻轻地一吻。那一吻里包含着易思容察觉不到的情感,与她对他的如出一彻。

    ===

    作者的话:

    重看一次发现没写得太明白,又不想改。总之他们里面没有对错,就是男方厌倦了。

    对男方而言就是各种看不顺眼、找藉口。

    易思容完全一头雾水,本身就是比较自我中心的人,也没发现自己的态度造成人家不舒服,因为没人实际跟她谈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