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子 - 22.心有所感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GB女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她想,姬小姐肯定有她的苦衷,她不应该如此心生动摇。对,没错,只不过是打电话询问对方是否曾在白思思自杀前见过面?说不定姬小姐只是在帮助对方排解烦恼?

    ??又有什么样的排解方法,是会让对方感到恐怖的?

    这边易思容还在混乱着,里卡多却不管那么多。他倏然逼近易思容面前,琥珀的眼眸直视女性的慌乱。

    易思容感到有些狼狈,呼吸急促起来。他们近到足够气息交融。

    是女性先别过脸的,首先她就不太想直视梦魔过于纯粹而坦然的眸子。很难想像这双眼睛瞇起时会不自觉地带着媚;在垂下眼时,又把所有慾隐匿其中。

    此刻,这双天生带媚的眼,正注视着、打量着撇过头的女孩子。他似乎感觉到了易思容的不安,却也没安慰什么,只是轻咬了女孩子的脸颊一口,并且把自己的尾巴塞到对方紧握的手中。

    易思容被突如其来的亲密吓了一跳,奈何还不等她发作,对方塞进她手里的尾巴已抚慰她绷起的心。梦魔尾巴触感极好,细致滑顺,抚摸起来居然也起到了摸宠物的疗癒。易思容爱不释手。

    易思容决定原谅梦魔咬她脸颊这件事。

    梦魔舒服地哼哼两声,也没解释这么做的用意,开口就是方才问过但却没得到回应的问题。

    “爱到底是什么?要你这么要死要活的?”

    他们的距离依然暧昧,里卡多并未离开,他舒服地漂浮在空中,尾巴仍然任由易思容掌握。

    莫名地,低落的心情好了一些。易思容的嘴角勉强拉出一点弧度,道:“你觉得是什么?”

    里卡多似乎已有想法,他几乎没经过思考就说出结论,“我不知道。我还需要确认更多事。不过我想,世界上没有谁能说出确切答案吧。”

    易思容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对这么哲学的东西会有见解。”

    “嘿!我虽然不是头脑派,但我也不是笨蛋好吗!”

    里卡多不满地皱眉,但他仍没抽回他的尾巴。

    易思容笑了两声,随后垂下眼,看着细长的梦魔尾巴在她的爱抚下轻颤。原本冰凉的尾巴被她玩得暖呼呼,她更不想放手了。

    “你肯定没谈过恋爱,我就勉为其难地分享我的经验吧!”

    怎么感觉微妙的不爽?正当里卡多打算出言嘲讽,易思容手中稍一拉扯,轻轻地,漂浮着的梦魔便轻而易举地落入女孩子的怀中。

    里卡多惊呼出声,被拉扯的尾巴并不是很疼,相反地,轻微的紧绷感让尾椎像过电一般,本就被摸得起兴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

    梦魔跌入易思容怀里,手臂撑在女孩子肩头。本还有些惊讶,可在看到易思容陷入呆愣的表情时,又觉得心里怪怪的,他想,她一定是在回忆之前的旧情人。

    有些不是滋味。里卡多心有所感,又觉得苦恼,最后干脆不再推拒,反而伸手环抱过易思容肩头,拉近了距离。

    他们贴得极近,鼻尖蹭着鼻尖。易思容回过神来,顺着对方甩动的尾巴往下摸,直至接近尾椎的尾巴根,引得梦魔忍不住瞇起眼睛,喉间溢出轻哼。

    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

    “发骚了呢。”

    对方撇过头,潮湿的气息拂过耳畔,激起浑身颤栗,酥痒难耐。梦魔也不甘示弱,瞪着近在咫尺的小巧耳垂,将其含入口中。小小的、圆圆的、软软的,吃起来别有趣味,像在玩弄口中珍珠一般,里卡多几乎是有些沉迷于变着花样舔弄那敏感部位。

    女孩子忍不住低吟,决定让莫名专注的梦魔多玩一下。她一面爱抚捲住她手臂的梦魔尾巴,一面扶住男人无意识小幅扭动的腰。

    尽管对此刻的气氛有些心动,但一来之前的精力尚未恢复,二来也想趁这个机会厘清自己对这件事的想法,易思容最终还是决定按下蠢蠢欲动的心,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易思容心想:他舔他的,我讲我的,没毛病。

    ===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ωoо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