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子 - 6.“每天一次跟我交配”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GB女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易思容醒来时,身边没有任何人。这倒是出乎她预料,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一小块觉得有些可惜。易思容甩甩头,意料之中地感到一阵疲倦。她想,这肯定就是跟梦魔睡觉的代价。

    男人非常美味可口,以初次接触DS的人来说,反应良好。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做一次了,她不亏。

    她摸了摸并未有任何痕迹的脖子,确定梦里的东西带不出现实。这次不知道是否是姬小姐给的东西的缘故,她的感觉与记忆非常清晰。她估算白包的重量,里面的粉状物只剩下一半。

    易思容伸着懒腰,收了几封邮件,决定明天再去公司。在此之前,她打算好好补个眠。

    另一边,被惦记着的里卡多正在意识海里纠结,他的尾巴漫不经心地扫动,在空中载浮载沉。

    他又输了。真是丢人,自己去挑衅人家,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不、等等,就结果而言,自己饱餐一顿,舒服也是真的舒服,所以其实他不亏???

    身为实质意义上靠这个吃饭的种族,梦魔并不会排斥任何带来愉悦的事物。毕竟对方感情注入越多,他能吃到的能量也就越纯。梦魔基本上是一群非常能接受新事物的种族。

    换个随便一些的梦魔,八成已经接受自己被压的事实,并且享受起来了。但里卡多过不去自尊心的坎。他非常苦恼地想:怎么样才能压倒那女人呢?

    正面杠是不行的,谁知道女人还有多少奇怪的道具?如果是偷袭的话,一来是自己的损伤尚未完全恢复,二来,这样不就显得他输不起?

    不行,他得找到反败为胜的方法。现役顾佣兵思考着组织是怎么做事的:先是有客人给单、再来会让他与几个同事蒐集资料,最后下放给行动小组解决。

    蒐集资料怎么看都是最重要的一环。通常来说,他会潜入梦境,窃取思想,但那是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那女人显然早有准备,梦境世界就会自主武装。放到平时,他努力一些就能通过,可现在他的伤都还没好全,要靠这招显然行不通。

    梦里不行,那只能在现实中了。不是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只要就近观察,肯定能找到那女人的破绽。志得意满的梦魔心中有了一个计划。

    易思容难得睡了一个好觉,里面没有某只有着可爱尾巴的家伙等着被她压,她醒来后还算神清气爽。

    然后她刚才想到的人,正盘腿飘在沙发上,不知盯着她多久。

    “呀——!”

    易思容下意识把枕头丢过去,里卡多轻松接下。女性以为小命不保,随手抓了最近的小白包作势要丢,梦魔立刻拿枕头挡在身前,大喊:“等等!那个真不能丢!”

    易思容喘着气,把手上的东西握得更紧了,“那就是可以丢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凶!”见到易思容真打算丢,里卡多连忙说到:“停!停!我是来跟你做交易的!保证不亏!”

    易思容也冷静下来,刚起床真是太容易失控,仔细想想,对方若有心置她于死,也不会在一旁等她醒来。

    见女性有交谈的意思,里卡多先自我介绍一番,“??总之我是佣兵,帮人解决事情的那种。”

    “嗯哼。”

    里卡多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拉不下脸,只得故意说:“最近正好在找长期饭票,我很钟意你,准许你当我的储备粮食!”

    这人脑子被她做坏了吗?

    易思容看着对方不仅没有语气上的得意,反而一脸放弃的模样,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却也无法真的生起气来。她勾起嘴角,“我看是还想被干吧。”

    “你!上次只是不小心中了你的陷阱,有种把那包东西丢了!”

    易思容凉凉地看他:“还谈不谈?”

    其实易思容不知道自己有何资本能做交易,或许真如姬小姐所说,对方急需稳定的食物供应。她不清楚梦魔怎么找食物,自己与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吗?比起随便的家伙,她还算可口?

    想不透。

    “唔??!”里卡多哼了声,“每天一次,跟我上床。”

    见鬼了每天一次?不、如果看成是吃饭的话似乎还挺合理???

    易思容了眨眼睛以掩饰自己的震惊。

    她以一副商量的口吻道:“要说交配。来,再来一次。”

    换里卡多震惊了,怎么有这种把下流话说得如此自然的女人!

    “别得寸进尺!”

    “只要你说,我就会好好地、非常认真地考虑你的提案。”

    梦魔咬牙切齿。没关系,姑且先忍着,等他找到她的破绽,他一定干得她哭爹喊娘!

    “每天一次,跟我??”顿了顿,犹豫半晌,还是咬牙道:“??交配。”

    “贱狗真是欲求不满,纵慾过度不好哦,一周叁次还差不多。”

    “你——!”

    里卡多还想发飙,没想到易思容直接堵回去。她故作冷淡地说:“叁次太多了吗?一次也好。”

    梦魔下意识地喊:“那怎么行!哪有人直接叁次降到一次的?”

    “两次也行啦,”说得好像很勉强,“那我能得到什么?”

    “两次太少了!”

    “这是交易对吧?我花精力花时间花脑子上你,你能给我什么回馈?”

    想反驳的地方太多,里卡多一下子就被带跑了,“是我上你好吗!”说完自己都有点心虚,“??你不是失恋么,我可以帮你潜入那家伙的脑子里,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易思容居然不太意外对方知道自己的事,怎么说呢,在精神种族的面前,个人隐私似乎形同虚设,对方大概也没意识到自己正说着人家最不愿被人知晓的伤痛。

    这大概就是永远无法理解的种族差异。

    在对方不理解这些事情对个人的重要性的前提下,指责什么的只像是垂死挣扎。已经够丢人了,她还想保留点面子。

    梦魔只会觉得理所当然。那是他在意识海里看到的东西,就像走在路上看到一家子有说有笑,只是单纯的、可用来间话的日常风景。指责他说自己看到的风景,简直毫无道理。

    易思容苦涩地说:“能做到?”

    “当然,”说到专业,里卡多就有底气了,“嘿,你还赚到。我的价码可是很高的。”

    的确,只要一周两次上床,隔天再睡一天补回来,似乎也还好。

    重点是,她真的很想知道。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离开她?她哪里比她好?在一起的这两年,他到底是怎么想她的?

    或许等到几多年后、等一切都已淡化,伤口上的OK蹦不再脱落,她会考虑再一次质问对方。

    只是或许。

    思索一番,在里卡多想到什么,打算开口时,易思容立刻说:“成交。”

    “呃??每週叁次?”

    “两次。对了,你住哪?我们约你家还哪里?”

    算了,两次就两次吧,里卡多累了。“害,就这里。”他得就近观察,当然得住在这里。

    易思容没反应过来。

    “别担心,我就飘着,不会落地的,”语气里满是对易思容温(脏)馨(乱)小屋的嫌弃,“话说,那白包你还是丢了吧,越远越好。”

    等等,所以,她才刚失恋,现在就要跟一个只上过两次床的男人同居?

    易思容握紧手上的白包,突然觉得她有点儿亏。

    ==

    作者的话:

    接下来的走向:

    温馨同居日常(X)

    飆车般的剧情(O)

    *此处飆车为形容词,形容进展飞快*

    不知不觉就发展成这样了,接下来可能肉不是很多,对不起想看肉的读者呜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